公告:
None
站內搜索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決策參考 >> 10余省份出臺供給側改革方案 多地鼓勵農民買房

10余省份出臺供給側改革方案 多地鼓勵農民買房
文章來源:中國政策網      時間:2016-05-23 09:15:17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

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不斷推進。目前,至少已有山東、安徽等10余個省份出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綜合性方案和專項方案。

  各地方案圍繞著“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桿、降成本、補短板”五大重點任務進行了部署,多地明確了去產能、去杠桿的目標,鼓勵農民買房成為多地房地產去庫存的重要手段,各地還打出“組合拳”以降低企業成本,并對于本地區的薄弱環節,提出了針對性的補齊短板的政策。

 多地出臺供給側改革方案

  5月16日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指出,黨中央作出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決策后,各地區各部門認識不斷提高、主動開展工作,有關部門出臺了一些政策措施,許多地區研究制定了綜合性方案和專項方案,成效逐步顯現。

   記者梳理發現,目前,山東、安徽、浙江、重慶、四川、貴州、廣東、湖北等地出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綜合性方案,江蘇、上海、天津、甘肅、山西、青海等地出臺了具體領域的專項方案。

  觀察各地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措施,均圍繞著“去產能、去庫存、去杠桿、降成本、補短板”五大重點任務提出具體措施。如,山東省18日對外公布《關于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意見》,提出了多達40條政策措施。

   去產能

  ——多地明確去產能具體目標

  梳理各地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案,去產能往往被列為首要任務。多地的方案以鋼鐵、煤炭等行業為重點,明確了壓減過剩產能的具體目標。

  作為煤炭大省,山西省近期印發《山西省煤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意見》,明確提出“到2020年,全省有序退出煤炭過剩產能1億噸以上”。

  廣東要求,嚴格控制產能嚴重過剩行業生產能力,將鋼鐵產能控制在4000萬噸以內;湖北提出,壓減全省鋼鐵過剩產能200萬噸、煤炭過剩產能800萬噸,力爭3年完成;江蘇明確,2016年退出和壓減煤炭產能600萬噸,壓減鋼鐵(粗鋼)產能400萬噸。

    在去產能過程中,不少地方提出了清退“僵尸企業”的時間表。如,廣東提出,到2018年底,基本實現“僵尸企業”市場出清,到2016年底,全省國有關停企業全部出清;安徽也提出,2018年底,基本實現“僵尸企業”市場出清;湖北明確,力爭到2020年,全省僵尸企業基本退出。

   去庫存

  ——鼓勵農民進城買房成重要手段

 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,4月末,全國商品房待售面積7.27億平方米。對于房地產去庫存,多地在方案中制定了具體的目標。

  安徽提出,到2018年底,全省商品住宅去化周期控制在15個月以內;江蘇提出,到2016年底,全省商品房庫存規模和住宅類商品房去化周期有明顯下降,住宅類商品房庫存去化周期力爭控制在16個月以內;廣東明確,到2018年底,全省商品房庫存規模比2015年底的1.6億平方米減少約12.5%。

  在明確去庫存目標的同時,各地在方案中也提出了發展租賃市場、降低購房成本等諸多措施,其中,多地提出鼓勵農民進城購房,并給出了一系列鼓勵性措施。

  山東提出,支持農民進城購房。農民進城購買首套住房可享受契稅補貼、規費減免等優惠,商品房庫存較多的縣(市、區)可根據購房支出給予3%-10%的補貼;安徽提出,鼓勵農民進城購房,對自愿退宅進城農民購買普通商品住房的,當地政府可給予一次性購房獎勵或其他補助;四川也表示,鼓勵支持農民進城購房,地方政府可根據本地實際情況給予一次性獎補。

  除了在物質上鼓勵農民購房外,一些地區還提出了與子女入學掛鉤的政策。如,江蘇提出,對農業轉移人口進城購買新建商品房的,各級教育行政主管部門按當地招生入學政策安排其子女就讀。

   去杠桿

  ——多地明確擴大直接融資比重目標

  在去杠桿方面,擴大直接融資、降低不良貸款率、防范金融風險成為各地方案的共同要求。

  廣東提出,到2018年底,證券、期貨機構杠桿率符合相關監管指標體系要求,保險公司杠桿率全面達標,保持全省銀行機構不良貸款占比低于全國平均水平,直接融資占全部融資金額的比重超過35%,確保金融機構杠桿率控制在合理水平,金融業務主要風險指標達到監管要求。

  山東則提出,2016年,力爭上市掛牌企業累計達到2000家,新增直接融資額超過5000億元。到2017年底,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;湖北也明確,鼓勵企業多渠道、多方式擴大直接融資,力爭“十三五”時期全口徑直接融資年均增長10%以上。

  “2018年,全省銀行業金融機構杠桿率控制在合理水平,直接融資占全部融資比重力爭超過25%,金融業務主要風險指標達到監管要求。”安徽還要求,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。持續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和監管,加強風險監測預警,妥善處理風險案件,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

   降成本

  ——各地打出“組合拳”降低企業成本

  在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方面,各地在方案中均打出“組合拳”,通過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、人工成本、稅負成本、社會保險費、電力和物流成本等一攬子措施,切實減輕企業負擔。

  “通過降成本,2016年為全省企業減負700億元左右”,貴州提出,大幅降低大工業綜合用電價格,使本省大工業用電價格成為全國最低的省份之一。

  廣東提出,到2016年底為全省企業減負約4000億元,企業綜合成本較2014年下降5%—8%。將住房公積金繳存上限從20%降低至12%,繳存基數上限從月平均工資的5倍降低到3倍。

  安徽明確了“到2018年企業綜合成本比2015年下降5%—8%”的目標,并要求合理確定最低工資標準,調整幅度原則上不超過社會平均工資增長幅度。

  山東則提出,2016年,通過減稅降費為企業減輕成本負擔500億元左右。各市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費率統一降至18%。

   補短板

  ——因地制宜制定針對性目標和措施

  鑒于各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盡一致,各地在方案中,對于本地區的薄弱環節,提出了具有針對性的補齊短板的目標和措施。

  浙江提出了補齊“五個短板”,包括補齊生態環境短板、農業農村短板、基礎設施短板、公共服務短板、補齊科技創新短板。浙江明確,切實增加科技投入,力爭到2020年研發經費支出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.8%左右。

  貴州提出,補齊脫貧攻堅短板、基礎設施短板。在脫貧攻堅方面,貴州提出,徹底解決現行標準下493萬農村貧困人口脫貧問題,完成130萬農村貧困人口易地扶貧搬遷。

  補齊短板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。江蘇明確,啟動實施基礎設施、民生保障、公共服務、脫貧攻堅、現代農業5大領域“補短板專項工程”,重點推進200個重大項目,總投資2.8萬億元。

 

 

海南环岛赛彩票 作弊